不患寡而患不均?其实“寡”与“不均”同样令人忧患

由于全球经济持续低迷,以及财富和资源越来越向少数人手中集中,大部分人的收入正在下降或者停滞不前。虽然这一趋势的破坏性与“不均”同样严重,却鲜少有人关注。

09/16 19:53 | A+

人们关于不平等的讨论焦点,常常是关于社会各阶层间巨大的收入差距,即所谓的“不患寡而患不均”。不过,由于全球经济持续低迷,以及财富和资源越来越向少数人手中集中,大部分人的收入正在下降或者停滞不前。虽然这一趋势的破坏性与“不均”同样严重,却鲜少有人关注。

从二战结束到2000年之前的这段时间里,发达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(GDP)和就业实现强劲增长,这意味着几乎所有家庭的收入都能增加,无论是税前还是税后。因此,每一代人都认为自己将比父母一辈更加富裕。

但麦肯锡全球研究所(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)的最新研究显示,这种想法有可能不再正确。过去10年间,发达国家大部分家庭的收入增长都遭遇了停滞,那些单身母亲或学历较低的年轻工人,他们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。

报告指出,1993年至2005年间,这25个发达经济体中只有不到2%的家庭,或者说不到1000万人,其实际收入出现了下降。

但在2005年至2014年间,25个发达经济体中有65%至70%的家庭,相当于超过5.4亿人,其实际收入出现了下滑或停滞。

如果将政府转移支付和税率降低纳入考虑,上述趋势对居民可支配性收入的负面影响会得到缓解。但即便如此,在2005年至2014年间,仍20%至25%的家庭经历了可支配收入的下滑或者停滞。

2008年金融危机后,经济严重衰退、复苏迟缓是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,但劳动力市场的变化,如工资占GDP比重的下降、人口老龄化趋势、家庭规模缩小等,都是背后的原因之一。

前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劳拉·泰森(Laura Tyson)与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合伙人阿努·马德盖卡(Anu Madgavkar)一周前在Project Syndicate撰文称,在经济衰退前,GDP扩张为美国和欧洲家庭收入增长中值平均贡献了大约18个百分点。而在衰退后的7年内,GDP的贡献降至4个百分点,即便这点贡献也还要受到劳动力市场和人口变化的侵蚀。

包括家庭结构的变化、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龄化在内的人口变化,导致家庭规模缩小,家中劳动年龄人口的数量下降。与此同时,技术变革、中低技能工作全球化,以及兼职和临时工岗位增多等劳动力市场的变化,使得工资占国民收入的比重下降。而且任何上述这些趋势都不是短期内能够改善的。相反,有些可能还会加重。

人口和劳动力方面的长期趋势将让收入增长继续承压。麦肯锡的报告预计,即便未来10年发达经济体重新恢复至历史性的高速增长轨道,但若劳动力市场变化加快(如工厂进一步自动化等),30%至40%的收入领域将可能无法实现收入的增长。

如果2005年至2012年间的经济增长缓慢持续,那么未来10年,发达经济体中可能有高达70%至80%的收入群体将遭遇市场收入持平或下降。

不过最近也有好消息。美国统计局周二公布的数据显示,该国2015年家庭收入中值同比上升5.2%,至56500美元,创下自1967年有记录以来最大的年度涨幅。同时,贫困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也实现数十年来的最大降幅。

具体数据还显示,2015年新增就业人数超过300万人,失业率降至5%。经通胀调整后的时薪上涨了2%。

虽然如此,经通胀调整后的美国家庭收入中值依然比2007年低1.6%,比20世纪90年代末繁荣时期的最高收入中值低2.4%。

美国预算与政策缓急研究中心(Center on Budget and Policy Priorities)经济学家、副总统拜登(Joseph R. Biden)前顾问伯恩斯坦(Jared Bernstein)称:“好的一年并不能扭转过去数十年的停滞。中产阶级和低收入家庭所需的远多于一年好光景。我们必须将这个趋势保持下去。”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分享
推荐阅读